行业发展动态
走进全球巨头 工业互联网颠覆传统产业
发布时间:2016-08-24 19:34:50 | 浏览次数:

      5月20日,美国网络设备巨头思科公布的第三财季财报显示,协作解决方案已经成为思科新亮点,业务销售增长10%,其中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增至8.11亿美元。而就在一个月前,思科中国创新总部落子广州,将在位于番禺的广州国际创新城建设中国首个以智能制造云产业为核心的智慧城,在中国加快工业互联网布局。

      思科落子广州,触动整个珠三角制造业的神经。下月底,广州七号线顺德段有望开工建设。沿着这条直达佛山的快速通道,思科工业互联网布局将与珠三角制造业腹地紧密连接。

      在这背后,广东正在掀起一场制造业的大变革,“互联网+智能制造”在颠覆着珠三角工厂的原有生产模式。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掀起“再工业化”浪潮,工业互联网则成了这场浪潮的核心。依托强大的大数据、软件技术能力,美国大展“软硬件兼施”拳脚,“再工业化”不是简单的实体经济回归,而是产业体系的系统升级。今年4月,南方日报与佛山市组成的联合调研组走进美国,希望通过近距离观察以大数据技术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了解美国制造的转型升级之道,为广东制造迈向“数据之巅”探路。

走进全球巨头▶▷工业互联网颠覆传统产业

      位于西雅图的波音埃弗雷特工厂,拥有能装下整座迪士尼乐园的庞大空间。厂房内,8架波音747飞机正在同时进行装配工作,随处可见各种类型的飞机零部件。然而一切乱中有序:每个零部件都有电子标签,管理员逐一扫描,便可追踪一架747飞机数百万零部件的去向。

      波音工厂接待员向调研组介绍,波音飞机上装有几千个传感器。基于对航程中海量数据的收集分析,飞机可以判断第二天航线中会出现什么问题,并在起飞前检查和替换零件,降低风险。

      2012年,GE发布的报告中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并认为工业互联网若能使生产率提高1%,全球GDP一年可增加10万亿—15万亿美元。至此,工业互联网对美国传统产业的颠覆呈加快之势,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等新技术力量涌现,激发整个美国的行业变局。

      “工业互联网贯穿美国多个产业链。比如,机械租赁企业靠传感器检测机器使用情况,就能够提升20%的营业额。机械制造企业将机器联网就可预测故障,提高生产效率。”思科物联网平台部门技术领导邹俊告诉记者。

      在以佛山、东莞为代表的珠三角城市,一场新工业变革正迅猛发生。佛山今年提出,将建设中国“互联网+智能制造”试点城市,并发展基于工业互联网的云制造等新型制造模式。与珠三角各地倡导“政府引导、企业主导”相比,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则更为鲜明涌动着企业主体的蓬勃力量。

      思科总部的主楼绿荫环绕,低调而静谧,而从这里触发的产业热潮正在涌向全球。两年前,思科加入由GE发起的工业互联网联盟,与英特尔、AT&T等联盟成员的合作渐趋火热。

      “工业互联网联盟就是要解决信息标准问题,做到不同机器数据的真正共享。”《浪潮之巅》作者、腾讯前副总裁吴军说,“英特尔做传感器芯片,思科做网络传输路由设施,GE提供机器需求,大家各施所长,共建一个生态圈”。

      这个由大企业刮起的工业变革浪潮,已开始渗透到中小企业和创客之中。“我投资的企业不少涉及工业物联网,他们和IBM的人工智能平台沃森进行合作,通过布置机器传感器、收集分析数据,来帮助企业优化决策、降低成本。”旧金山知名孵化器Runway创始人Allan Young说。

工业互联网▶▷再造工业不只是再造机器

      打开GE官网,其主页面下方的企业简介显示,通用电气(GE)是全球数字化工业公司,创造由软件定义的机器,集互联、响应和预测之智,致力变革传统工业。

      “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方案更加注重软件、网络、大数据等对于工业领域服务方式的颠覆,由软件向设备端渗透。”邹俊说。

      跳脱机器,数据才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在硅谷,白色小巧、车顶架着GPS和音视频扫描仪的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已经上路测试。谷歌大数据工程师王兴(化名)点出了无人车的技术突破:“它通过扫描道路周围的指示牌、行人、路况、地图等各种数据来进行驾驶决策。”

      围绕数据做文章的工业互联网,越发呈现出服务软件化和产品个性化的趋势。在硅谷最老牌企业惠普的办公大楼里,信息化业务负责人周玲将惠普从“硬”到“软”的转型从容道来:“我们的业务包含硬件、软件等服务。惠普为波音等企业提供精益生产的一套软硬件系统,保证所有货物实现‘何时何地都不断货’的智能配送。”

      在大数据技术的支撑下,工业流程和各生产环节也正被颠覆。在波音设计部,飞机设计早已从图纸过渡到了计算机建模。一块块电脑屏幕呈现的虚拟空间里,进行着设计、测试、改进等工作。计算机勾勒的可视化飞机原型可反复改进,最终在物理世界中原样实现。

      类似的探索在珠三角已经开始出现。唯尚集团就是一个例子。凭借自制软件,唯尚让顾客个性化定制家具,先下单后生产,并通过条形码扫描,对每一块板材进行电子追踪,进而利用数字化、软件系统颠覆整个生产流程。

对标美国▶▷广东向“数据之国”学什么?

      在斯坦福大学旁的咖啡馆里,创业导师Michael向调研组展示了一个新项目:在感应垫上客户模拟日常走路、站立的状态,现场便可得出客户的足部数据,并据此再定制专属客户的鞋子。

      而佛山南海嘉恒鞋业,基于数据分析的定制鞋同样也已经在生产线上诞生。

      从美国硅谷到中国佛山,越来越多企业通过传感器收集分析数据,创造新商业模式。

      “佛山等珠三角城市正在进行产业升级,特别需要培养大数据的使用意识,与全球产业新趋势接轨。”硅谷投资人Bill Keating说。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邹俊。他以智能水杯为例,一杯饮料,消费者何时喝、喝的频率、喝多少,这些数据都是有市场价值的。“佛山若能做一款收集以上信息的水杯,饮料生产和销售企业、医疗机构等都会对这些数据有需求,并有望借此创造新业务和新价值。”

      “从布置传感器收集数据,到可视化数据,再到利用软件分析数据,最后利用数据进行决策,这是工业互联网的大数据技术路径。”邹俊建议,佛山制造企业可以先从数据收集和可视化做起。

      “谷歌现在有10多个大数据中心,未来一定会更多,而且遍布全球,就是为了快速传输数据,打造良好系统性能。”王兴坦言。

      企业着手前沿技术要素的优化,美国政府则布局长远的基础创新研究。2012年美国开始打造遍布全美的45家制造业创新研究所,聚焦的领域包括增材制造等。2014年,美国再增加3亿多美元投资,用于支持先进材料、先进传感器、数字制造三项关键技术。

      这对工业互联网刚刚起步的广东制造,具有启示意味。在硅谷从事投资的北京大学工学院教授于平荣认为,中国企业和政府不应只关注流行的互联网App软件,而应更多关注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新技术,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

《浪潮之巅》作者、硅谷知名投资人吴军:

“谁拥有了数据,谁就是王者”

      在“软件定义机器”的工业互联网时代,物体与信息的交融逐步深入。机器与机器、机器与人通过强大的数据信息技术相联通,这样的颠覆性场景背后,会产生哪些思想冲击和产业变革?正经历转型升级的制造强省广东如何顺应这场工业变革?南方日报独家专访《浪潮之巅》作者、腾讯前副总裁、硅谷知名投资人吴军,从理论和现实层面共探工业互联网的变革根源,以及未来最先进的应用猜想。

      南方日报:工业互联网时代与传统的工业时代有何不同?广东在工业转型升级中应如何适应这种变化?

      吴军:今天是信息时代。很多企业的组织架构是工业时代的,却在做信息时代的事情,这是矛盾的。工业时代的特点,就是确定性,这是一种机械思维。什么叫确定性?牛顿概括得最好,即通过一个简单的公式、定律能够知道一千年以后的事情。

      比如日本丰田,就在生产线上做到极致,把所有的零件精确组装成一辆汽车,成本还降到很低。这是工业时代的特点,工厂、产品有同质性。

      信息时代则充满不确定性,想要消除这种不确定性就要引入信息。工业互联网时代是个信息主导的时代。

      我们需要转变思维方式,从工业时代跳到信息时代,生产效率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时代,机器会越来越便宜,人力成本会越来越高,因此很多企业尽可能将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机器去做,而不是雇佣很多工人。这种做法,有意无意间与信息论的原理符合。

      南方日报:广东是制造业强省,工业互联网将对制造领域带来的最大变革是什么?

      吴军:具体到制造业,大数据和机器制造将对生产带来最大影响,大数据可以让制造商掌握的信息精细到每一笔交易。过去生产产品后通过层层代理商、批发商销售,制造商不知道产品最终卖给谁,但工业互联网可以让你知道这一信息。

      广东有一个做玻璃的老板为每块玻璃加上条型码,玻璃运到哪个地方,最后装在哪栋楼都能知道。所有制造业尤其是电器业,要争取做到每一件商品最后到哪都知道。

     在特斯拉,汽车工人非常少,都是机器人生产。更重要的是,特斯拉没有代理商,而是直销。顾客想订车,在网上选择配置,订完了后就直接去提车,然后试驾体验。企业提供一套IT服务系统,它让制造者与终端消费者对接,通过服务大幅提升制造利润。

      所以工业互联网不只是机器代人,这只解决了整个商品流通环节中一环,关键是要用大数据和机器智能把研发、设计、制造、销售、物流等所有环节都慢慢掌握在制造商手里。

      南方日报:都说数据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吴军:没错。大数据更多是一种思维方式,它打破了我们过去做事情时一定要先知道原因后知道结果的惯例,而是直接通过大数据分析找到结果,反过来寻找原因。无论是谷歌还是亚马逊,都是基于对大量用户数据的分析直接得到结论,至于什么是原因,这些公司并不关心。

      工业互联网也是如此,分析工业数据找结论,解决问题。未来20年,将从摩尔时代进入大数据时代,谁拥有了数据谁就是王者。这背后的根本动力就是利用信息消除各种不确定性。我们必须摒弃过去那种依靠规则,强调因果关系的机械做事方式,变成利用信息解决问题的方式。

      南方日报:广东如何更好地推进工业互联网技术研发应用?

      吴军:还是应该自下而上,依靠企业的自主力量。首先要相信一条,赔本的生意没人做。工业互联网能够帮企业提升收益,自然会有企业主动从市场层面进行。政府部门要做的,无非就是把民间的力量调动起来,提供一些辅助政策,营造良好环境,开放心态尊重市场规律。

      另外就是一个标准问题。过去没有工业互联网的概念,现在需要重新定义互联网里头的很多新的东西,需要建立标准和安全性,保证其能在未来进行产业整合。一家企业的产品技术不足以起标准作用,应该大家一起商议合作。

启示

软件重新定义机器 充分挖掘数据价值

      工业互联网正重新定义制造业的未来。GE、思科、IBM、英特尔等企业发起成立的工业互联网联盟,目前已拥有200个成员,包括日本的日立公司、德国的SAP和西门子公司等。

      旧金山三大孵化器之一——Runway的创始人Allan Young表示,GE将其创新中心设在硅谷,进行新的物联网技术研发,借此将很多硅谷企业融入工业互联网的生态中,进而提高美国的工业基础建设。在硅谷和旧金山湾区有不少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也在拓宽着工业互联网的技术边界,并从中寻找商机。

      美国思科物联网平台部门技术领导邹俊介绍,与德国自下而上实现工业4.0的路径不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方案更加注重软件、网络、大数据等对于工业领域的颠覆,在变革路径上遵循着自上而下、由软件向设备端渗透的过程。

      调研组在美国调研发现,生产制造过程的数据化,正在带来制造流程的最优化,从而变得更精益化、柔性化、智能化,企业因为拥有从用户到制造全生命周期的数据而极大地释放出新的生产力,实现效益的最大化。工业互联网构建智能制造的生态系统,让美国的制造业焕发出新的活力。企业利用大数据来分析不同的客户群的需求,进行智能化的工业生产,制造出各种承载信息、感应环境、自我检测的智能化产品。企业既以批量化的生产形式控制了生产成本,又以个性化的产品形态满足了用户需求。

      来自思科的专业技术人士表示,发展工业互联网可遵循从布置传感器收集数据,到可视化数据,再到利用软件分析数据,最后利用数据进行决策的“四步走”路径。他建议,佛山乃至广东可以借助工业互联网从大规模制造转向定制化制造,通过充分挖掘数据价值,融入工业生产方式变革的浪潮之中,拉动工业经济的创新发展。

 
COPYRIGHT © 工业大数据系统与应用北京市重点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45910号-1